琅琅琊榜深坑。主靖苏,主古风
图文并茂的渣渣一枚
※文章有被截断/隐藏/闭屏的,请点头像下面的AO3连结
或网页搜寻AO3找帐号louise7585

[靖苏]繫引 06

※原着向
※萧景琰视角为主

==========

穿着素衣的宫女替换掉灵堂前燃尽的蜡烛,静静地退步出门,留下萧景琰一人跪坐在灵堂前。

今夜由萧景琰为太皇太后守灵,然而本不该是轮到他的。

民间丧礼,一般守灵三天至亲人遗体入殓。梁帝为表自己的孝心,将此礼节拉长,要求在太皇太后的灵柩移去皇陵前,夜夜都需有人陪伴。

梁帝自己年岁高,同辈的皇子也仅剩纪王一人,故而主要轮替的人选便落在曾孙辈的众皇子身上。昨日虞祭结束,梁帝表示疲累而回宫休憩。就在梁帝前脚刚走,本该带头榜样的太子却借口离去。誉王同样也以手上有要事处理而离开。这事就这样落到没什么权势的三皇子宁王上头。

宁王因为腿疾,本来就比其他皇子体弱...

祝沈老師生辰快樂~
也祝各位姑娘中秋佳節愉快呀~
他們倆這是賞完月準備回家續(探)攤(討)

一個小時前發過,文章卻不見了。
可是我不記得我有刪文阿??

[靖苏]繫引 05

※原着向
※萧景琰视角为主

==========

「先生是否已在查询当年赤焰案是如何被冤?先生已经知道那教书先生的死因,才让我今日带夏冬到天牢里,让她从主谋谢玉口中听到最直接的真相?」

萧景琰放下手中的烛芯剪,直直地看向梅长苏问道。

也因为看得专注,萧景琰在梅长苏低眉移开视线前,捕捉到了对方眼神中一瞬的讶异。随着听见梅长苏宛如无事地说道:「殿下太看得起苏某。今日谢玉所说,也让苏某感到震惊。」

见着梅长苏移开视线,一副明显心虚的模样,萧景琰有预感这人接下来说的话,一个字都不可相信。

一个被隐藏多年,一个导致七万人蒙冤、一代明王陨落、进而血染朝堂的真相。听过后的震惊如果表现得这般冷静,那萧景...

冰妹想立小小秋😆

[凯歌] 随笔

靖苏梗底下的凯歌,因为苏哥哥一定会OOC,所以让套在演员上~


==========

这几日没有安排工作,胡歌看着公寓面向西方的落地窗,夏日午后阳光洒入,将整个客厅照得明亮舒服。

他随意从书柜上拿了一本闲书,按下客厅影音系统的启动键,一首舒服的轻音乐便混着清茶的香味满意在空气中。

当王凯端着两个马克杯走出来时,看见那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,手上的书本正好翻页。

他将杯子放在茶几上的杯垫,正要一同在沙发坐下,眼角却瞄到胡歌的一个不自觉小动作,忍不住嘴角上扬。

「什么时候你也跟苏先生一样,在想事情的时后,手里也会无意识地搓着什么东西吗?」

听到王凯这句久远却熟悉的问话,胡歌抬头一楞。过...

最近等到了冰秋的黏土人,順便也給他兩搭了個小房子。
這種袖珍小屋模型挺好玩的~
還把本來付的小配件做了一些小更改,更符合兩人小屋的設定。像是本來的匾額被我換了個名,以及四庫全書裡面其實是被洛冰河藏起來的小黃書~HHH

[靖苏] 繫引 04

※原着向
※萧景琰视角为主

==========

槿榭围场的春猎顺利落幕,靖王在与禁军统领蒙挚的合作下,在会猎上大显雄威,给南楚前来的使节们显足了大梁的威风。梁帝龙心大悦,回宫后重重赏赐了不少珍品骏马。他的两位皇兄以及一些跟随风向的官员们,也纷纷送上了贺礼,令平时冷清的靖王府突然热闹了起来。

虽然按照萧景琰的意思,只收下了皇子们的赠礼,其余朝臣所送之礼一概退回。但是这些不期而来,尤其是誉王那过份铺张的礼品,还是让列战英与靖王府的管事处理了多日,才终于清点完成。

列战英与管家一同报告着那落落长的清单,对这些珍品无甚兴趣的萧景琰渐渐有些心不在焉,管家那无起伏的声音不知不觉间竟与户外的蝉鸣声融在一...

[靖苏] 繫引 03

※原着向
※萧景琰视角为主

==========

四月十二,还未圆满的玉盘爬上树梢,白日累积下来的暑气,被仍带有些春意的夜风吹散。

这样一个气候怡人的夜晚,靖王府中的那位却怎么也无法静心下来。

这么多年出入沙场,萧景琰总是坚持着凡事亲力亲为。即便他贵为皇子,但是只要踏上战场,人就不分贵贱,都是为国征战的壮士。就算身为将领大多都是身于后方镇守,但也是明明白白地告知敌方,何人掌印。

然而今夜,明明在外有一场与他息息相关的风暴正在发生,为自己效力之人正冒着危险与敌人周旋,他却要困守在这宅院内,不能展露一丝与那场风暴有任何关系的迹象。

尖锐的长剑划破空气,带起的剑风晃动着远处的树枝。即便练剑也无...

[靖苏] 繫引 02

※原着向
※萧景琰视角为主

==========

靖王府与苏宅之间相连的密道被发现了。

当萧景琰踏入卧室,见到站在敞开的密室门前之人正转过身时,心中仿佛能听见行军遇袭时的鼓声击响。毕竟蒙挚身为禁军统领,职责的第一要务就是梁帝的安危。

虽然他夺嫡目标是为翻案,并无任何伤害自己父皇的意图。但是梁帝会怎么想怎么猜,他虽然无法保证,但一定不是什么父慈子孝的结果。

当蒙挚道出此密室与苏宅的密室格局相仿,又道破两间宅邸实际只隔一条暗渠时,萧景琰几乎是绝望地想到蒙挚其实已知一切,来此只不过是为求证。这是否也代表着他身后的那个人也已经知晓……

然而,蒙挚突然的投诚却让事情急转直下。

在蒙挚把话说开,表...

[靖苏] 繫引 01

※原着向
※萧景琰视角为主

==========

楚国求亲使团入京,被萧景宁求助的萧景琰于无奈之下,穿过宅邸相连的密道来至苏宅寻求主意。经过梅长苏一番分析,萧景宁确实是当下的唯一人选,这一关是躲不过的。

照先生的意思,父皇一旦允婚,景宁当无任何回旋余地?」萧景琰有些黯然,也没注意到梅长苏低下的眼眸中暗藏的怜悯情绪。

听着梅长苏继续的解释,萧景琰还在感到唏嘘,玄又听到梅长苏开口:「既然说起这个,殿下您只想到景宁公主吗?

萧景琰一愣,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梅长苏此话何意。在经过梅长苏解释,他才意识到自己也可能卷入这场联姻风波。此时夺嫡为重,他并不想娶一个外国公主来增加风险。

好在梅长苏立刻想出...

1 2 3 4 5
© 露子 | Powered by LOFTER